因為兒子高中二年級即赴紐西蘭讀書,將近二十年來,我們候鳥般旅居紐西蘭不少時日,對紐西蘭的風土人情略一二,前幾年與友去黃金海岸和這次墨爾本行,感覺澳洲和紐西蘭雖然在橄欖球場拼得你死我活,但確是兄弟之邦,澳洲許多熟悉的場景,讓我不禁回憶起旅居紐西蘭的生活點滴。



紐、澳人的祖先都來自英國,澳洲是放逐的犯,紐西蘭是移民,過了大半個地球、兩個多世紀,原來的英語都各自變種,不論發音及用字都不太一樣,尤其紐西蘭音含混,腔調更是抑揚頓挫都了位,用字更摻雜許多毛利用語,所以我們初到紐西蘭時一直在痛苦中掙扎,如果有上下文還能猜猜看,電話裡劈頭一長串就霧煞煞難於招架。旅遊澳洲時,竟然覺得澳洲英文比較近似英國人的英文,可以溝通無礙。



紐、澳位於南極邊陲,塔斯曼海峽(Tasman Sea) 相鄰又同文同種,因而處處顯露兄弟情除了文化交流、互免大部分關稅,人民更可自由遷徙。只是紐西蘭學生申請助學貸款,一俟畢業即投奔工資較高的澳洲,兩國因而約務必讓欠債者還錢。由於互動密切,讓兩國人民同質性甚高自豪為平等主義者,見面打招呼 "G'day mate"喜歡叫人mate, 意即你和我是一樣的。mate多用於男人間,不過女人地位也是一樣平等,事實上紐西蘭是第一個給女人權力的國家,澳洲是第二個。我們長住紐西蘭時,兩大黨「國家黨」及「勞工黨」的黨魁還有代表英國女王的總督都是女士。紐西蘭自1997至2008年,先後由上述兩位女黨魁執政。澳洲在2010年也出了一位女性總理吉拉德,她至今從未婚育,多年同居男友馬西森是一名理髮師。



假日超市買菜,常見男士推著菜籃車或抱小孩,女人倒是一旁輕鬆。

 

兩國政治制度相近,國旗相似;都尊英國女王為國家元首,實際掌權則為內閣總理,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國家。奧克蘭市長選舉,選票寄到家裡,無記名圈選後寄回。政府非常廉潔,當官是犧牲服務,無須作票,更無錢買票。



由於兩國都以農牧業立國,人民習於步調緩慢,銀行辦事時,眼見行員和前面顧客閒話家常,也無可奈何,醫生一天也只看二十多個病人,又何必汲汲營營?不過人民都非常友善,公園散步、路上擦而過多會點頭招呼,等公車時即便陌生人也能哈拉一陣。重禮貌和社會秩序,如果開關門時,能為後面的人hold the door他們會客氣回應,但如果你擋在大門聊天,就不要怪臉色不好看。在紐西蘭開車時,如果換車道忘記打指示燈,後面開車的人多會表示不滿,甚至F手勢,讓我很不舒服可是在其他方面,一般對於錯誤的容忍度卻非常高;一次正式的演講比賽,中年的主持人不但把參賽者秩序搞混,還遺忘許多重要細節,可是她仍然談笑風生,既不道歉也絲毫不以為意,台下人習以為常。難怪他們最常用的口頭禪是 No worries, mate!



澳洲人和紐西蘭人一樣熱愛運動,覺得運動的表現勝過其他方面的成就,運動像宗教,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,有些亞洲人移民澳洲或紐西蘭後,常納悶當地人為何那麼愛跑步,一大早跑完,下午還可以跑一次,一個人跑不過癮,還要拖著一家老小、祖宗三代、親朋好友一起跑。跑完一起到cafébrunch(早午餐)是假日最流行的休閒活動。這類餐館假日總是若市,菜色也鋪陳出新,brunch文化在紐、澳獨創一格,成為我們旅居生活很重要的一部份,讓人懷念不已。



雖然旅居紐西蘭多年,我們對當地人還是疑疑惑惑,總覺得看不真切。初到異地,常常敦親睦鄰,請morning tea或晚餐,他們口頭嚷嚷要回請,但是真正兌現只有後鄰退休的老醫生,我常想他們為何不重承諾,依他們與人為善的本性,理當投桃報李,是因為我們來自他方?不過仔細觀察,他們對其他鄰居也多是點頭招呼,隔著院子閒聊幾句,並不互相邀約,反而是我們這樣的過客,攪亂他們的生活。或許對於他們,關起門來的家是自己的堡壘,是自己最隱密的所在,不輕易示人。這讓我深深體會到友善是多層面的,大部分只是禮貌。友善並不表示熱情,友善並不需要時刻注意有往,這是我在紐西蘭學到很重要的一課。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fyfhc2 的頭像
cfyfhc2

銀髮自由行

cfyfhc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